2017/04/20

靈感角落



腦中時常有這個畫面,女子一人坐著火車,外面的景色唰唰飛過,光切割的樹林,急轉的大河,鄰近的小站,從一地到另一地中間,彷彿一切都有選擇,彷彿還有無限可能。

各種人物、畫面在移動時來拜訪我。它們在巨大的書桌前誕生,卻往往在各類交通工具上形成。像跨越海洋的長途飛機,幾百個人吃飽喝足了關暗了燈,窗外空氣那轟轟提醒你坐在高空的一鐵盒子,獨立的閱讀燈打在周身像引導獨白,感知瞬間變得敏銳,各種想法自動靠來。這一點預期到的自由總讓人在進關前還有情有義,過了關頓時沒心沒肝。八九百公里的速度可以拋去很多事情,十幾個小時讓你把前人往事拋諸窗外無名星空、地圖與黑海,更有空間浮想聯翩,無中生有。

那火車上的女子想著什麼?她是離家或歸家,旅行或通勤?她凝望的窗外景色是否如巨型卷軸繪進她腦裡,或是她徑自在腦中播放著某種想像或記憶?是否有人在某處等她,或她正在逃亡的路上?一切的故事都能從這裡開始,而我隨時都能坐上那部火車。

- 原載於《聯合文學》2017 四月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