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2

愛星|R Siken

想像:
你在開車。
天空明亮。你極俊朗。
簡單說,一句話,像個電影,
主角是你。
對鏡頭微笑,你的主戲來了,
你知道台詞。
我是導演。我在直升機上。
我有大聲公 你照著演,
只因你想為愛獻身,
你早就想了。

想像:
把車靠邊。有人在等。
你會死在
最好朋友的懷中。
你照著演因為有趣,因為劇本這麼寫,
你都記住了,
你只知道這個。
我根據指示讓一切繼續,
大家都在演。

想像:
有人拔槍,你跳進場。
你沒想到是這種感覺。
你手裡有槍。
它很燙。很滑。

導演是我
正對你吼,
我在天空揮手,
每個人都在看,每個人都
好奇,每個人
屏住聲息。

2016/07/21

叫你的名字|R Siken

化學的名字,鳥的名字,火的航班的雪的
名字,嬰兒的名字,顏料的名字,

像身體裡的骨頭那樣脆弱的名字,
格林童話黒精靈那種不停替換的名字,
沒人能找到的名字。
咒語的名字與魔法的名字,低聲
咒罵的名字,響亮到
填滿前院的名字,叫你進屋,
叫你回家。諢名和小名
和華麗法文綽號,用
簡寫,用手寫,泛黃照片後
潦草難辨的字跡,或信封上
燙金的壓花。跨過水面的名字
在你背後才叫的名字,
酸爽可口,秘密獨有,
只開一次的花的名字,
從陽台上呼喚,從天台上呼喚,
在枕頭裡埋聲,在睡夢中低語,
或像塊卡在喉頭的肉。
我試著,我試。我試了又試。快樂結局?
沒問題 - 哈嘍親愛,歡迎回家
我會叫你親愛,緊抱你。我們
沒有叛國但燈熄了。暗了。
寶貝,是你嗎?沒有淚水,
方框裡沒有你的相片。玻璃框著的是
海邊,船,那些船帆飄揚的
小船,水上閃動的光,
那些靠岸便碎裂的光。
他的聲音被紀錄,他的名字在信封上,
像身體從你身後大橋墜落的
輕柔聲音,身體幾乎
不曾出聲。逝者的水,一條大路,
每個化成星辰的愛人,封鎖
的路。整夜我向他伸展
雙臂,血色河流,幽暗樹林,用
全身皮膚骨骼歌唱保他平安
讓他把頭靠在我胸口 我們
就像水手,在聲音中泅泳,打成
碎片。做個大教堂,他壓著
我,嘴唇在我脖子,是的,我相信
他的嘴就是天堂,他的吻像流星
降在身上。激情的名字和光熱的名字,
夜色中撞擊的名字,巴士
旁邊,粗糲的樹皮,牛仔褲上的
圓珠筆和手和遺失的紙板火柴
後面。像呼痛的名字,像
墓碑的名字,遺忘又創造的名字,
禁止或濫用的名字。你的名字像
我唱給自己的歌,你的名字像
我收藏愛的盒子,你的名字像
愛之樹上的鳥巢,你的名字像
愛河上的船隻 - 喔我們到了愛河!
你的名字像洗衣機裡的清潔劑。
你的名字像打在眼睛上的兩個X,
像爛醉躺在水溝的卡通人物,
像標示地點的兩個X,
目的地,免得遺失了
寶藏。我在雜貨店叫
你的名字,破曉時分我在橋上叫
你的名字。你那披蓋霜雪的
動物的名字,像變調了的音樂
的名字,毛皮的西裝,爛泥的大衣,
被踹的褲子,裝滿玻璃的肺,吃飽
風的帆和海浪
打在人魚戀曲唱沈的
船身,聽起來如此遙遠
如此撩人的深沈的悲傷。
地圖上你的名字就是首都,
箭頭指出:我們笑,
以此與世界對抗,我們笑,
我們再無所失,我們的心
變紅,河流漲湧像穀倉著火。
我要告訴你,我們會在水裡游,我們會
像浪底沒有暗湧那樣
游。我們的身體發抖,呼吸
響亮,離岸好遠。
以我身做梯,爬往
事情的後邊,對肉體告別,
對腳底煩人的扁平的一切
告別。毒藥的名字,手槍
的名字,我們去過的地方
的名字,和我們在一起的那些人的名字,
堅忍的名字,虔誠的名字,
街名和地名和所有
在他們煎鍋裡爆裂的我們陰暗天堂的名字。
一張草床,親愛的。真他媽的。
如果我能從火場救出一件東西,
他說,梧桐折斷的手臂,
還想爬出庭院的尤加利樹 - 
你呼吸在我脖頸像捉住我手的
音樂,一路沿著我的背脊向下
吻 - 或雨,我們全身溼透,
衣服緊貼著手臂到手肘,衣服緊貼
乳尖與下腹 - 我就在這裡。我在等。
說哈里路亞,說晚安,
在罐頭音樂底說以免踉蹌,
他的面孔靠近,其它一切
都模糊。天使們,大概十二個,
天使們敲著你的腦袋,哈嘍
哈嘍,橫天一閃,你想不想
和他相會,在天堂?想像
房間,光芒。這是我的手,我的心,
我的喉,我的腕。這是我身體中心
發光的城市,這裡是我的
中心,一個湖,一個我們能
喝水的井,但我不能繼續下去。
我只是不想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