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2

我們的夜市人生:從爆橘拳談表達障礙

為什麼我們會這樣﹖快樂的時候維持著撲克臉﹐受傷的時候擺出微笑。害怕失去對方時﹐變本加厲擺出猙獰的模樣﹐想念對方時﹐口中卻說「現在我在忙」。是社會文化讓我們變態、家庭教育讓我們有樣學樣﹔還是因為害怕受傷﹐於是像拳擊手一樣訓練自己作出相反的反射動作﹖

為什麼母親咳嗽時﹐爸爸對她大吼「拰爸是沒錢給你買藥吃嗎」 ﹔為什麼考試一百分﹐母親的鼓勵方式是「這麼久才考了一次真可恥」﹐我們要長到多大才會發現前者表達的是關懷﹐後者表達的是鼓勵。為什麼他們不能直接說「去吃藥好嗎我的小親親﹐你咳得我心都痛了」﹐或是「你絕對有這個實力﹐我以你為榮」﹐為什麼他們的表達方式是這樣子﹐為什麼我們的表達方式是這樣子﹖

在近日熱門的爆橘拳影片中﹐我們再次見識到文化教導我們口不對心的程度。為什麼這個男子把話說的這樣絕﹐又在對方心灰意冷走出門以後﹐哭天嗆地地痛喊她的名字﹐一副沒有她我該怎麼活下去的樣子﹖早知如此﹐為何他不能即時面對自己情緒﹐理清自己想法﹐達到最終目的 - 讓她知道他很在意﹐表達自己的真情﹖為什麼我們有這麼多內心戲﹐怎麼也無法把話說清﹖

高中時上過一堂情緒管理課程。課程開始時﹐個人先在紙上描寫一次吵架過程﹐然後仔細分析這些對話背後真正要表達的意義﹐思考對方的感受是什麼﹐他要表達的又是什麼﹖然後進而回應這些感受﹐而不是回應對方字面上的訊息。課程最後﹐我們重新在紙上虛擬對話。重組出來的句子是這樣的﹕我知道你現在感覺______﹔但是你這麼說﹐我感覺_______﹔我理解你想告訴我的是_______。

他們真正想說的是什麼﹖

男﹕如果不是看在大風的面子上﹐像你現在跟我說這麼殘忍﹐如此無情的話﹐我金居福會更殘忍對待你。恰恰,我們十幾年的感情﹐能不能不要對我這麼殘忍,你甘知安餒我感覺熊熊親像要死?

女﹕你放心。只要我們雙方的律師﹐談好離婚的條件﹐我一定會離開。 你把話說得這樣絕是要怎樣﹐再怎麼說我也為你生了一個兒子﹐你就不能好好說話不要流汗流成這樣﹖

那麼﹐上過課後的金居福和恰恰又會怎麼說話﹖

男﹕我知道你現在感覺很不好﹔但是你這麼說﹐我感覺親像一個橘子被你捏爆﹔我理解你想告訴我的是你已對我失望﹐我希望你可以念在多年感情上﹐再給我們一點時間﹐好嗎﹖親愛的恰恰﹖

或是﹐恰恰也可以這樣接招﹕

女﹕我知道你現在感覺很受傷﹔但是你這麼說﹐我感覺無路可退﹔我理解你想告訴我的是我應該尊重你給你留點顏面﹐不要在廣大觀眾面前給你戴綠帽


這樣的連續劇還有人要看嗎﹖這樣的連續劇還夠鄉土嗎﹖鄉土一定得譁眾取寵嗎﹖或許問題是我們根本不知道我們到底在想什麼﹐或是說出這些話會得到什麼結果﹐我們就是要說罷了。我們不在乎對方聽到什麼﹐也不在乎會有什麼後果﹔我們已經含著別人的舌頭太多年﹐那也就是自己的舌頭了。

7 則留言:

拳師 提到...

This post really makes my day (although it's toward the end already:-)

其實劇中人表達的方式在臺灣並不太突兀。擧自己為例,從小在台南,長大過程父母對待也是如此在現在看來的言語暴力。兄弟姐妹幾個後來結論是,他們不懂得如何表達關懷,因爲父母自己也在這樣環境下長大,也長得很好呀。

還有,人很能耽溺在自己的情緒裏,覺得自己是悲劇的主角,任何人都無法了解,譬如這位爆橘拳男主角。

很欣賞你的聯想力,表達障礙在男生身上普遍是問題。

yola 提到...

表達障礙不只是男生的問題。劇中誇大的表現的確反映了傳統台灣家庭的情感壓抑,試想男主角的反應之後,女主角是不是就默默地掉淚、忍受委屈。然後這樣扭曲的情感表達看在孩子眼裡,再一代影響一代。

fung 提到...

是,有時甚至連性格本非此之人也不自禁以“默默地掉淚、忍受委屈”、或“捶爆橘子/掀翻桌子”的方式表達意志,這些抒發格式也太憋氣。這地方真需要多點舒心運動。

waterine 提到...

愈到這種事的時候,總聽不懂更不想懂,你以為你能把握的卻推翻掉事實真相。然而人與人之間就這樣被語言困惑住了...
撇開情緒啦表達啦不談,反正那些都只是灰灰腦漿中的化學反應,有沒有科學家會去研究然後發明能破解這反應式的機器啊?像電影中常出現的心電感應那樣。這樣不是一切都清楚了嘛。

Renai 提到...

拳師/yola/fung﹕所以說是“我們的夜市人生”嘛﹐看著看著自己的人生也夜市了起來。情感的確是 waterine 說的“灰灰腦漿中的化學反應”﹐我們在什麼樣的文化下教導我們怎樣借讀就變得很重要了。如果我們老看這種扭曲的表達法 - 一方狂吼﹐一方忍受﹐兩方各放冷箭致對方於死地...... 這似乎也就是愛了。

直到西方人在電視上接吻抱小孩﹐性愛完的早晨做好早餐﹐大叫 HONEY 給我們帶來文化震撼為止。

Waterine﹕語言真的很棘手。但我覺得如果真的發明心靈感應的機器﹐也滿殘酷的。(就像電影"The Inventiona of Lying"裡面的世界一樣)。也或許再來個千萬年說不定我們也可以發展到像海豚或鯨魚一樣資訊流通快速也不一樣。

(地球應該不會給我們這麼久的時間)

I,9981 提到...

所以,身邊的台灣朋友,男男女女都很愛演,演到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也難怪只是把一句白話文增長到一頁形容詞的人,可以變成愛情專家 :P

punkcan 提到...

大風不是金家的子孫
是恰恰跟江一官生的

所以第二句話不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