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3

你我的字典 Word of My Own

"We have art, so that we shall not be destroyed by the truth." Nietzsche

如果把我們每天說的話都錄起來,自動變成數據和圖表,會是很好的心理分析工具吧。分析我們如何用詞、平日用詞的頻率如何、最常呼叫誰的名字、對誰用怎樣的字眼說話,在什麼狀況下義憤填膺,又在什麼狀況下沉默不語。

當我們開口痛罵,我們是不平還是受傷,當我們出言諷刺,是機智還是殺敵;當我們說唯一,是感嘆詞還是承諾,當我們說想念,是敷衍還是心痛。

當我們說:我希望…… 是宣言還是放棄。當我們表達軟弱,那是溫柔還是陷阱。

這還只是個性。維根斯坦所說的遊戲規則呢?當我說道德,我說藝術,我說愛,我說婚姻,那又是什麼概念?我的概念全是我自己的,因為太習慣自言自語。因為習慣和書說話,那裡的概念都是純粹的。要有光,就有了光,有空氣將水分為上下,事就這樣成了。沒有社會文化的背景,沒有他人的期待與干涉。你是一個人自己長大的。誰也沒來告訴過你什麼。

我也不知道他們都在說些什麼,於是產生許多誤會。我只有在經驗裡一字一詞地學,唯一不能的是強迫他人學習。是這樣的嗎?我一直認為是這樣的。於是就 這 樣。唯一的錯誤是讓步或屈服,在我不能全盤接受的時候:各自表述最容易,容易因為毫無意義。

我的字,我的道德,自己和自己的康德。

就把自己活成一具藝術。只要我在,我就是了- I am therefore I do.  行為解釋它們本身,因為話語不管用,不管用因為沒有通用規則,且太多雜訊。誰也沒讀過誰的字典,誰的數據和圖表。事實在路的另外一邊,我們在這邊,對彼此投擲毫無標準的字眼。

8 則留言:

simon 提到...

-- 你走得這麼快,我還未站穩,你已進一級。

-- “5 Suspended Animation 生命暫停或Artificial Hibernation 人工冬眠能用來延緩各種惡化與受傷。感覺心理上我在7年前就學會了這招。猛然遇見難以承受的傷害時,立即停止各種思考。暫停。切割。等危難狀況過去再緩慢地修復。世界這樣大,總有其它事可以思考。保持生命或長生不老就不用了,努力活過現在已經很夠。”

你這一段文章另我很感動,好像大家在差不多時間,有著一些類似的人生經歷和思路。世界這樣大,我已找到其它事可以思考。長生不老真的不用了,保持生命去完成現在自己的理想已經很夠。”無以為繼”實在很恐怖,特別是理想的。

你找到其它可以思考的事了嗎?

-- 你最新兩篇寫自己的文章很精采,有血有肉,感人又有啟發性[一般人尚可明白]的哲理。我喜歡探索人生,自己的或別人的,懂事[明白人生] ,才可以避開殘暴[的心理折磨] ,得到真正快樂的人生。

waterine 提到...

hi!我是路過的
好喜歡你的文章:D

人與人之間雖然說著相同的語言,但又需要一個表達翻譯機。常常覺得自生下來是為自己而活,但也可以為了別人做出甚麼。我希望我也能體會到相處之間那些矛盾卻不尷尬的微妙。

Renai 提到...

Simon: 有啊,總是有的。從叔本華到伏爾泰,薩德或盧梭,什麼不能想呢?不然也還有萬物之奇妙、人類之奇妙…… 不要鑽到自己肚濟眼裡,一切都很美妙。

避開殘暴,還有哪個老師比叔本華更好呢。

Waterine:年初看了一個片子叫“The Invention of Lying",人人都說實話,有共同語言的時候,其實狀況也不是太好。人和人之間的鴻溝是跨不過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想像力。我們的語言系統有一半以上都是在”填空“,用自己的想法填空,不然根本就無法溝通了。大家都得想像一點,容許一點誤會,對話才能繼續下去。

謝謝你們來讀!

simon 提到...

也同你講聲 Hi,過路人Waterine。同作過路人, 遇上就是緣與份,雖然見不到你,但仍有一絲親切感。

-- “記得悲傷記憶能幫助療癒。http://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dn18763-it-pays-to-remember-what-made-you-sad.html”

很有趣的報導,這另我想起以下一個類似報告:

------------------------------------------------
加國研究:正面思考可能使部分人更悲觀

(法新社)2009年7月3日 星期五 15:05

加拿大一些心理學家完成的研究指出,複誦正面、自我鼓勵的話,會導致自我評價不足的人感覺更糟,而不是更好。

伍德告訴「法新社」:「我認為道理出在,一個自我評價不足的人在不斷覆誦正面思想時,可能造成他們思路的矛盾。」

她說:「所以,他們若複誦『我是可愛的人』這句話時,心裡卻可能同時有『我並不總是這麼可愛』或『我這方面並不可愛』等想法,並且這些矛盾的思路會壓過正面思考。」

伍德表示,儘管正面思考作為全面療程的一部分時似乎有效,但單獨使用時則傾向造成反效果。

伍德呼籲自助和自救書籍、雜誌和電視節目,停止傳播只要複誦正面評述就能提升自我評價的訊息。

她告訴「法新社」:「當民眾嘗試這麼做卻得不到效果時,他們會感到挫折。」

--------------------------------------------------

世上似是而非的事太多了!

原來”忘了您的煩惱可能讓你感覺更糟,而不是更好” ,而 ”正面思考可能另你更悲觀” 。

想深一層,難道悲觀的人不是我們想像中這麼不快樂,樂觀的人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生活愉快!

這幾年,我發覺患癌的人很多都是非常樂觀的。現在我對悲觀樂觀和以往有不同看法。

希望聽聽你的意見?腦振盪[像我不經大腦]那種也可以。

--“謝謝你們來讀!”

我也多謝你提供這麼多寶貴資料。

也多謝你的回應,希望不會花費你太多私人時間。忙的時候,不用這麼快回應啊!

Renai 提到...

1 癌症病人樂觀的原因在3月14號的“痛并快樂著”文章有解釋。

2 因為自己無法真正相信自己所說的話而更痛苦,或是樂觀的人比較容易不開心都很合理,沒有什麼似是而非的地方啊。因為人的開不開心和期望值有直接關係,如果這個“樂觀”是以為什麼都會很好,那當然就常常失望了。

3 很忙我就不會回應了。而且這也花不了什麼時間,拜託不要客氣了。

simon 提到...

-- “癌症病人樂觀的原因在3月14號的“痛并快樂著”文章有解釋。”

想了很久,為何我這個”豬頭”會錯過這篇精采文章!

關於”痛并快樂著” 你是否根據”Stumbling on Happiness 快樂為什麼不幸福”一書裡的資料去寫?若然不是,那裡可找到相關資料。

-- “因為自己無法真正相信自己所說的話而更痛苦,或是樂觀的人比較容易不開心都很合理,沒有什麼似是而非的地方”

一般豬頭,都被那些過時的心理學觀點洗腦,很多從前自己認為是對的觀念,到現在才發覺被誤導了。我亦要多看一些有關心理學的書。

-- 很忙我就不會回應了。而且這也花不了什麼時間,拜託不要客氣了。

冇花你 D 時間,我就一於唔客氣架啦! [你識唔識廣東話?]

--
剛看過一本名為”How to Live with an Idiot 如何培養絕佳的智慧與豬頭和諧相處” 的書,才發覺自己也是個豬頭。

Waterine 提到...

嘿,這些讓我想到文字與情緒間的關聯。

當感受不安於室的時後,人們也會想著let them go,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能不吝嗇的與別人分享感受。這時候文字又扮演一種交易媒介,當人投出我說或我覺得的時候,為的是能得到別人回應式的擁抱。

也許是因為再這轉換間或多或少有些變質,就像你說得需要想像力,需要填空才能去溝通。例如常常說我沒事或擺出一付樂天派,其實誰都覺得自己好重要。

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去重新了解說出的每句話,重新詮是同一件事物,或重新反省當下的感覺。
我也有好一段時間彷彿失去了溝通能力,對別人或對自己。還是這是發明語言與文字的錯呢?當你想表達的漸漸失焦,可能就沒辦法相信你擁有的字彙了。


呀!我想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表達這麼困難這麼複雜,也許是太幼稚或太無知,總之能做的只有去用力感受當下的感受而已。

Renai 提到...

Simon: 識 D 少少。是那本書沒錯。

Waterine﹕過份專心的確會導致抽筋。心理抽筋就是走火入魔。所以我寫 ... 也就是為了可以儘量 stay sane.

“... 我沒事或擺出一付樂天派,其實誰都覺得自己好重要。”這話說得真好。電影裡說拳擊是一種相反的運動﹐要訓練自己用違反自然的方式反射﹕對方往左﹐我便往右。我覺得有時候我們表達也會這樣﹐不知道是成長過程中哪種變態的社會文化影響﹐再也不能好好直接說話。

也或者是像拳擊手一樣﹐學會相反的反射是為了避開傷害﹐越在乎的事情越逼自己避開。越難受的時候便擺出笑臉... 因為傷心﹐練得銅牆鐵壁。

下次來寫表達的謬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