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03

年輕時 The Libertines

Nobody wants to touch me.  They're afraid. They think it would be a car crash. They don't realize, the car's already crashed. And there's been a nuclear explosion. And we're the last people alive on Earth.  


我一直看著他。他是我唯一見過沒有第二種面孔的人﹐對著整個足球場的群眾或只是一個記者沒有什麼不一樣。

16 歲拿新詩首獎﹐讓文化協會送到俄國去﹐英國文學的高才生﹐喜歡王爾德、惹內、薩德、波特萊爾 - 都是些天才型的妖物。高考結束以後﹐他搬到夢寐以求的倫敦﹐住在奶奶的房子裡﹐在墓園找了一個工作。挖墳、除草﹐空閑時靠著墓碑在自己的本子上塗塗寫寫。他在英國文學系讀了一年﹐遇見姐姐的同校同學 Carl Barât﹐世界停了一停。

是友情﹐是愛情﹐是不需定義的相遇。是競爭﹐是互補﹐又像看著鏡子和自身戀愛﹐也就是這樣。就是碰見了。

他們兩個墜入自己的世界﹐拿著吉他四處彈奏﹔他們在音樂裡相聚﹐像靈魂在一起﹐不能分開。但是這個世界還在。他們嫉妒、爭吵、和好、相愛。他們的樂團叫 The Libertines  - 來自薩德的 Lust of the Libertines﹐索多瑪120天的別名。出了第一張專輯以後﹐他成了英國最優秀的年輕歌曲作者。在此同時﹐Carl 輸給了另一個更專制的情人﹐那個情人是海洛英。

他是全英國最出名的毒蟲。他是 Pete Doherty。

他在 2003 年因偷竊入獄﹐偷的是 Carl 家。Carl 眼睜睜地看著這個善妒的情人把他帶走。2004年﹐第二張專輯仍然成功 ﹐但大家都知道事情不對勁。他們試過各式各樣的方法要他擺脫藥物﹐愛、威脅、請求、禁止、承諾、制裁 - 六月﹐他在電視上看到﹐在廣播上聽到﹐樂團宣佈將他逐出﹐直至他解決毒品問題。

「我像一個塑膠袋一樣被擱在馬路邊。」他微笑地說。

他沒有回去。他創立了另一個樂團﹐他約會英國第一的女模﹐他提起 Carl 從來沒有好過過﹐但他離不開他的癮﹐所有的。他出入監獄﹐酒駕﹐小報上總有他醜怪的照片配著駭人的標題。他和其他詩人合作﹐專輯賣的很好但沒賺到什麼錢﹐版權早在某個酒館便宜的賣了。

他出了個人專輯﹐他在頂尖的 Royal Albert Hall 開個人演唱會﹐他上臺領獎﹐他上節目﹐他接受訪問﹐神情恍惚地說著再清醒不過的話。他用各種藥物﹐神出鬼沒﹐房子搬了又搬。在聖誕夜獨自抱著毛毯在椅子上睡去﹐在新年夜請歌迷到家裡來﹐一個個分別接見﹐要他們點唱﹐為他們彈奏......

有 Bukowski﹐有 Cohen﹐然後﹐有他。看感受強的美麗靈魂活在世間﹐就像看貓玩弄掌中老鼠﹐總是非常殘忍。逃避什麼呢﹖他們問。現實。他直直地看著問他的人。

聽著他講話﹐你也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在那裡﹐每個字有自己的重量﹐我們寧可沉默﹐也不用說謊。


Beg Steal or Borrow by Pete Doherty
France by Carl Barât
Can't Stand me Now by The Libertines

The Road to Albion, the unreleased documentary

18歲的 Peter Doherty
Pete & Carl

6 則留言:

simon 提到...

“今天就很好,訓練你的思考回路”,假期過後,在這裡繼續腦振盪罷。

-- 感性的人喜歡把內心話說出來,理性的人喜歡說道理。

為何你最近這麼感性?

-- 很多年前某日清晨,在我香港的家附近,看到我其中一位偶像,金馬影后張艾嘉,跪在馬路中心痛哭,神志有點不清像醉酒般 --- 親眼看到美麗的靈魂如此活著﹐ 就如你說,真是非常殘忍的。

成功的背後是甚麼呢?想到米高積遜、活士…真的…

-- 人自迷,佛自覺,Pete Doherty只是個人罷了。

Pete Doherty 是感性還是任性?

佛是覺者,人人皆可成佛。你曾說”你是時常在身旁旁觀自己的感情反應的” ,我想你的修行已接近佛的境界。

Renai 提到...

-- 感性的人喜歡把內心話說出來,理性的人喜歡說道理。為何你最近這麼感性?

我一直喜歡說內心話 + 道理啊。並不覺得有“特別”感性。

-- 很多年前某日清晨,在我香港的家附近,看到我其中一位偶像,金馬影后張艾嘉,跪在馬路中心痛哭,神誌有點不清像醉酒般--- 親眼看到美麗的靈魂如此活著﹐ 就如你說,真是非常殘忍的。成功的背後是甚麼呢?想到米高積遜、活士…真的…

快不快樂和成不成功一向沒有直接關係。心態比較重要。所以想追求快樂還是想追求成功要先想清楚,免得到時候白忙一場。快樂就像文章裡寫的,什麼境況下其實都可以快樂。

-- 人自迷,佛自覺,Pete Doherty只是個人罷了。 Pete Doherty 是感性還是任性?
佛是覺者,人人皆可成佛。你曾說”你是時常在身旁旁觀自己的感情反應的” ,我想你的修行已接近佛的境界。

我覺得他是個還得繼續活在人間的佛吧。他非常聰明,非常有才華,最差勁的狀況裡說話都還是機靈的。我想毒品和任性沒關係,用過毒品的人就知道,毒品之可怕是因為它讓其它事務都失去意義,我們一輩子努力半天想刺激腦部所得到的幸福,其實一針就可以了。他是太自覺了,才需要毒品自迷,不然太痛苦了。我想我可以明白。我只是用其它方法躲避人間的無聊罷了。

simon 提到...

-- 感性和理性的定義其實有點含糊:感性常被誤解為感情用事或多愁善感,為自己的麵包[前途]放棄愛情被認為是理性[功利主義]。

不知為對方的麵包放棄愛情算是感性還是理性?

我個人認為,任何事物[例如你某些文章]能感動人心,引發共鳴的也屬於感性。

說道理也可以是感性的,視乎出發點 --能感動人心的,例如為正義....,也是感性。事實上,很多哲學家與科學家都被公認為很感性的。我說你感性是基於這個觀點。

-- “快不快樂和成不成功一向沒有直接關係。心態比較重要。”

“心態”是甚麼意思?貪心嗎?

-- “人間的無聊”

你為何而活?

Renai 提到...

-- “快不快樂和成不成功一向沒有直接關係。心態比較重要。“心態”是甚麼意思?貪心嗎?

某種程度上是的。一個人只要懂得滿足,怎樣的境況都很快樂,都覺得自己很成功。

-- 你為何而活?

為了那些驚鴻一瞥的意外。偶然不可預計的瞬間永恆。總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simon 提到...

-- “為了那些驚鴻一瞥的意外。偶然不可預計的瞬間永恆。”

你很浪漫。

--“總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應該是進化和繁殖罷。

很喜愛你那篇”變形金剛與耶穌基督” ,十分有趣,特別是那些問題,出自年紀小小的你,有點驚奇。

你仍去教堂嗎?你現時對人生有甚麼疑問?

Renai 提到...

自寫完那文章就沒去了。 說真的,現時還真沒有疑問。 只有一些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