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6

別來無恙 Hello, Asia

「當一切事情結束以後﹐國王和大臣們都捧腹大笑。」*

人生比一個笑話還短,還搞不清楚應該笑什麼,就匆匆結束。也沒能阻止我們忙得不亦樂乎,像是會活五年、十年、五十年、一百五十年。像可以擁有和被擁有、或只要努力就應配得什麼。而其實:語言失傳,雨林傾倒,火山爆發,海洋空空盪盪,地心曖昧蠢動。稀有動物望著星空嚥下最後一口氣﹐從此無有;同一光源照亮不遠處的煙霧,由離開情婦溫床、正散步回家的中年男人徐徐吐出;情婦又喚作母親,正把手臂放進袖子,耳朵肩膀夾著電話安撫被窩中睡眼惺忪的孩子。

你問我他有沒有可能了解你。如果飛機失事他是唯一生還者,如果金融體系崩潰他發現他還在呼吸,如果水淹曼哈頓,如果火燒東京,如果海溝生吞夏威夷。如果你我死去。那麼,或許。或許能得到一些靈感,發現人生不過如此脆弱,沒什麼天大道理值得相逼。

如果。如果有這麼幸運。那時我們也不在乎了- 那時句子得從後面刪除,沒有在乎,沒有我們,也沒有那時。而現在我們、在乎。那就是一切了。一切無關了解。一切就是一切



途經:

目的地:
 

終於:


四年不見的亞洲。想必你依然精神如昔,像自己會百歲千禧。

7 則留言:

simon 提到...

- Hello Coco,別來無恙?

現在我在忙,是真的。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這樣:”快樂的時候維持著撲克臉﹐受傷的時候擺出微笑。害怕失去對方時﹐變本加厲擺出猙獰的模樣﹐想念對方時﹐口中卻說「現在我在忙」。”

順便說:或者﹐在香港上過無厘頭課程後的恰恰會這樣"接招" :

恰恰:“你[金居福]在說話嗎?”

[hehe,接招?你懂 D 武功? ]

- “歡愉的徘徊”

想不到這麼多人對”歡愉的徘徊”感到興趣,其實”力求高潮” 也不錯呀。甚麼是歡愉?甚麼是快樂?是值得大家思考的問題。

- “這一切都令我悲傷。”

何出此言,是甚麼令你悲傷?

- 對你經常掛在口中的”腦神經” 甚有興趣,有空希望能與你討論有關”智慧” 和”意志”的問題。有興趣嗎?

Renai 提到...

simon﹕我一切好。也忙﹐但很開心。感覺一切有意義(就算是夏蟲語冰也無妨﹐只要蟲當下開心)。

悲傷是因在網路某處遇見不清楚事情原委的路人劈頭罵罵刁刁﹐如今有令人愉快的結局。很寬心。或許近日也可以討論。

如果心理學是20世紀的突破﹐神經科學便是我們正在經歷的質性革命。它為各個時代神學家、哲學家、文學家的思想提供實證。神學家臆想﹐文學家觀察﹐哲學家思考﹐神經科學家證明。

多麼美妙! 我因身在這個時代而感到無比榮幸。很高興大家和我一起經歷﹐給我繼續探索的鼓勵 ﹕)

chienlc 提到...

其實,也就是一種選擇,沒有追問,追問時你已經聽不進任何回答了。

一切無關瞭解,一切就是一切。

到了那一刻,我們還是需要一點慰藉,一個歸向,一個可能的人,關窗或開窗的姿勢……。他為什麼那樣開窗或者那樣關窗,我可以自己去試圖理解,日日新解也無妨。

最後的時光,也希望能有隻寬厚的手掌輕撫背脊,蟬聲冷雨中安睡。

我也想念亞洲。你哪裡找來那麼許多穿睡衣出門的人啊?他們看來多舒服乾淨啊!夏天洗沐後,天有時還亮,我們便出門稍微散點步。

Renai 提到...

chienlc﹕心裡還有那個“一切”﹐就是一切了﹔世界反而成為假象﹐閉上眼睛才到真的世界。

我想曾經的孤單和悲哀﹐令我深植了一棵樹﹐它便是我整個森林。樹上金色的葉子有的像麵包﹐有的如蟬翼﹐我在那裡靠著它休息。誰和誰交錯不過是一瞬間﹐就靠那一點光﹐再呼吸多一點。

我把他收進我心裡﹐那個他與其他人都無關﹐甚至與現在在外面走著他也無關了。那就是我的。所以說﹐一切。

其實這幾個女人﹐我並不特別想念亞洲﹔她就像一個勞心勞力卻過份現實的妻。但我就要回去見她﹐這次是可以穿睡衣上街的上海﹔王嬌蕊形容自由﹐是“可以隨意的往街上吐東西”的上海。

chienlc 提到...

高中的時候,曾喜歡過一個人,始終沒有清楚說出口,因此延宕過整個大學時期,直到上了研究所,才終於曖昧且痛絕的寄出『各有好路』的短信。

接下來又十幾年了,好幾次想打電話給他,也陸續從共同朋友口中聽到丁點他的近況。但我知道,我不能再往前走去,打破這保存的安全界線。

但是很難,偶爾還是為想找個人談談那段青春,六年的時光。

羅大佑幫娃娃製作的『四季』專輯中,有首『淡夏』:

『沒有他
還有我
 自己淡夏中延續愛火
 遠方心靈的探索 夏日戀情的廝磨……』

只剩下自己,能夠更安心的持續這段愛火,擁有這段歷史的絕對詮釋權,記得自己想要記得或曲解的,遺忘不想被提醒的。沒有對照,沒有驗證,沒有默契,也沒有原來如此……

我很希望能夠與他無關,這段愛,我很希望,也一直以為。但有時總還是傻,面對自己記憶理得滿只荒唐言,還依依盼著有人輕輕頷首,告訴我:『是啊!嗯!我知道……』

Renai 提到...

chienlc:還有想像代表還有空間可以想像。那記憶房間就算兩人都不在了,裡面還有沙發和暈黃燈光,隨時可以走進去盯著牆上那藍光景色呼一口氣。

能擁有一切,是因為兩人在那房間裡把沙發割開、燈砸爛、牆上圖畫被當作愚蠢的粗糙複製品,最後總算決定把四面牆壁夷平,手剛觸上去一切都化成灰。樹就生那灰燼上,化成春泥更護花。

擁有”一切“首先是”切“。完全的分割。與對象越無關,越永恆。為何要搞到這樣?因為缺乏矜持和曖昧的天分,而且一上車就踩到底,也不管對方是寶馬還是拖拉機。

科學的說,就是:4D基因比別人長,需要持續強力逼出多巴酚才能保持狀態平衡。有此基因的人佔世界上1/4,對安全界限眼盲、後果不常設想。

唉我又來了。連只是讀都覺得手癢,想為你撥這通電話。

simon 提到...

"To love is to suffer. To avoid suffering one must not love. But then one suffers from not loving. Therefore to love is to suffer, not to love is to suffer. To suffer is to suffer. To be happy is to love. To be happy then is to suffer. But suffering makes one unhappy. Therefore, to be unhappy one must love, or love to suffer, or suffer from too much happiness. I hope you're getting this down."

~ Woody All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