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03

between us and them

... when Hamas demanded the release of 450 of its prisoners in exchange for Gilad Shalit. Israel announced that it would release prisoners but not those with blood on their hands. It is always the Palestinians – never the Israelis – who have blood on their hands. This is not to say that Jews cannot kill Arabs but they will not have blood on their hands, and if they are arrested they will be released after a few years, not to mention those with blood on their hands who’ve gone on to become prime minister. (Yonatan Mendel)

陳均逢在排隊繳學費的時候認識了莊曉陽﹐一個拿獎學金來SOAS唸中東研究的香港學生。基本上﹐看記者寫的部落格是最開心的﹐不是可以窺見媒體上無法出現的內幕﹐就是吸收他們研究處理的精華。因為莊曉陽﹐我才得以稍稍理解複雜的以巴情勢 (和馬拉松痴漢的熱情)﹐只能說﹐好在 Chong 就是這麼剛好排在 Chen 的後面啊。

雖然 Yonatan Mendel 是個徹頭徹尾的猶太人﹐但在申請以色列報紙”駐地記者“的職位的時候﹐他會講阿拉伯文和教過巴勒斯坦人、在許多以巴聯合組織工作過的背景﹐讓應徵的主管認為他曾經太過接近巴勒斯坦人﹐很難維持”中立“﹐於是受到拒絕。後來他成為以色列最熱門網站 Walla 在中東的駐當地記者﹐採訪許多重要場合。也是靠著他”不中立“的眼睛﹐才讓我們在美國以色列的槍炮和麥克風聲音下﹐聽見一點微弱的疑惑。

Words are never innocent。新聞從業者都應該知道﹐用字遣詞無一不帶有觀點。在美國我總是聽見的 "War on Terror"﹐到英國變成 "The Invasion of Iraq"﹐可以解釋為什麼一個在美國充滿英雄主義和人道負擔的戰爭﹐在英國可以讓一個其他事都做得好好的 Tony Blair 下臺。Yonatan Mendel 的這篇文章就是在探討以色列媒體上那些眾人習以為常在他看來卻十分偏頗的用詞。例如以色列人潛進巴勒斯坦民宅綁架他們的官員不是“綁架”而是“逮捕”﹔以色列人殺死的平民都是“不小心”或是“遇見了他們的死亡”(彷彿他們一直在等待死亡降臨一樣)﹔以色列所殺害的兒童在媒體上會自然長大﹐軍人會自動升級﹔以色列報紙沒有所謂的”種族歧視“這種字眼﹐自然也沒有”強據地“﹐想要回自己領地的巴勒斯坦人似乎是一群莫名其妙的恐怖份子﹐惡棍﹐壞蛋。但以色列新聞並沒有受到強烈的監控﹐也沒有人強迫他們用這樣的字眼﹐這完全出自一種自我規範﹐或是一種習慣﹔大部份的民眾甚至會抱怨報紙太左翼﹐太缺乏愛國主義。他說﹐這才是恐怖的地方。

這些被隱藏和創造的字眼們。

另一篇文章裡﹐Yonatan Mendel 描述了他去年參加中東最重要的 Herzliya Conference 上往美國/以色列好戰主義一面倒的情形。前 ICA 頭子 James Woolsey 一篇妄下定論卻充滿善惡對立﹐軍權和神權合體的一篇慷慨激昂的演說後﹐眾人起立反覆鼓掌不止。這種情況台灣也屢見不鮮﹕口號和激情是不需要背景﹐不需要符合邏輯﹐沒有史觀﹐也不認識是非的。

4 則留言:

Keith 提到...

甚麼?你也懂得莊曉陽?...

看你的日誌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以前是在另一個站,書籤了,近日再翻出來看,發現你搬了家,第一篇跳出來的竟然告訴我你碰見他,巧得恐怖。他是我在倫敦的朋友。

別說這網路世界很大,原來來去還是那幾個人。也別怪我生張熟李。只是有感而發。

Renai 提到...

不敢說懂得﹐見面不過兩三次﹐平日不是他跑我寫就是我寫他跑﹐很少見面﹐不過也是從網誌拜訪彼此生活。

既然忍不住想寫﹐也管不著誰看。只能儘量保持暴露狂本性﹐看哪日誰出來相認。山水有相逢。

匿名 提到...

這裡是莊曉陽。你是上年chevening的Keith?世界真係細喎!

如果是,你們又是怎樣認識呢?

我剛剛法國巴黎馬拉松回倫敦,其實我像是拿sportman scholarship,多於去唸書呢。

Chris 提到...

Jews are all about their blood on whoever's hand.. ha, started early enough with Jesus.

At least I'm reading something whorthwhile in office! :)

(lunch brea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