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28

Peter Brabeck: "Personally, I'm not a Friend of what they called Social Marketing."

會關心血咖啡的問題是因為我們喝的還真多。在早上轉為蒸餾咖啡之前﹐平均我和小陳一個月要喝掉兩百克﹐大概就是一大玻璃罐吧。在瑞士的第二天﹐我們到了 Lake Geneva 旁的另一個法文城市。Vevey 不但是雀巢食品公司創辦人 Henri Nestlé 的家鄉﹐現在的總部也仍然在那。Vevey 湖畔插了一個兩層樓高的鐵叉子﹐對面就是 Nestlé 的食物歷史博物館。我們去的早晨霧氣蒸騰﹐離開的時候金光燦爛。面對那湖光景致﹐很難相信世界上能發生多麼壞的事情。

下一任總裁這個月剛上臺﹐社會比較熟悉的是前總裁 Peter Brabeck﹐前年一部論述疏散的奧地利記錄片 We Feed the World 就是以他做結尾﹐一邊看一邊想﹐巴先生不愧是跨國企業的活體實例﹐其水資源私有化的堅持不渝絕對讓人牙癢。不過換在股東眼裡﹐他絕對是一塊瑰寶。從 2001 年成為 CEO 開始﹐Mr. Brabeck 大刀闊斧地改變雀巢的管理方式﹐從過去的地區經營責任制﹐到成立全球五大中心﹐集中管理﹐掌握大部份咖啡和可可的採購﹔改善雀巢公司的資訊系統﹐有效反應各地的數據。簡單來說﹐把雀巢從過去不斷擴大銷售的經營方向﹐轉變成更積極的運作方法。一邊順應潮流開發新產品線﹐另一方面有效壓低成本﹐和積極地併購新公司。這位在雀巢工作了一輩子的奧地利人讓它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收益﹐也引來前所未有的公關危機。

大概和當年的納粹差不多。當你面對一張辦公桌和一些數字 (現在還多了電腦螢幕後面的山光水色)﹐可能就比較難意識到自己每個決策對哪個國家所帶來的影響﹐這更是 Henri Nestlé 所想不到的。他在1980年的混合奶粉不但救了當時許多營養不良的兒童﹐更早在上世紀初就在美國歐洲各地設廠﹐成為最早的跨國公司。06’年是雀巢形像大為受損的一年﹐似乎全世界都對它們有意見。雀巢和 Peter Brabeck 理所當然變成劍靶。企業責任無限上綱到了一個地步﹐似乎全世界的糧食和水問題都是它親手造成的。

在我看來﹐與其指證 NesCafé 是血咖啡﹐還不如研究是怎樣的 bloody government 和 bloody local interest group 在剝削自己的土地和人民。所謂空氣啊﹐水啊﹐大地啊都是這片土地上的人民共有的這種口號﹐也要看是以什麼心態在講這句話。與自然共生的印第安人向美國政府質疑買賣土地的正統性和“我家的女兒打死也不關你事”是兩種不一樣的事情(或是向大英博物館爭取屬於自己文化的文物﹐卻被別人一句“要不是放在這裡早就毀了”打槍。)是啊誰會向空氣收錢呢﹖也怪不得今天的空氣品質變成這樣﹕有時候你還非得在一件事物安上價錢﹐大家才會意識到原來它也有價值。於是問題不是誰有”正統“可以管理﹐而是誰有能力管理吧。

談全球企業公民 (背景是有鳥飛掠﹐貨真價實的 Vevey)
Peter Brabeck on Global Corperate Citizenship
回答有關社會責任﹐永續發展等的熱門話題﹕
Peter Brabeck Interview Series
如果你想知道他們認為 Nestlé 怎樣 Nasty﹕
Responsible Shoppers Profile: Nestlé

據說各打50大板是一種非常沒有力量的做法﹐但清楚闡述事情原委和解決辦法恐怕比較實際﹐這點我可能還是贊成 Peter Brabeck。模糊還是一面倒的濫情就留給私生活還是好萊塢英雄史詩好了。

1 則留言:

DEREK 提到...

實在是不能再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