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2/08

變形金剛與耶穌基督

1
What Will Jesus Think?

3
「我還是搞不懂是怎麼回事,他們為什麼要找那個眼鏡?我是說,所以鏡片上留有當時的映像?然後他們要靠著它看到當時的message 嗎?這有點不合理吧?」

他:「沒有,沒有什麼意義,也不用合理。這不過是一部動作片而已,親愛的。你要搞懂人生、哲學、社會,連 Transformer 都要搞懂,這樣太累了。」

6
開始翻譯宗教比較學家 Karen Armstrong 的書,這功課正好來在我真正面對檢討信仰的時刻,也可以解開我多年信仰謎團。

8歲時老和尚說我有慧根。 9歲穿西裝騎腳踏車、金髮碧眼的摩門教傳教士來到我家客廳,非常溫柔地用標準的中文向我們傳道,我疑惑地問:「你們不相信進化論,是不是有點誇張?」爸媽趕緊捏我說:「不要這樣講話。」

10 歲我第一次去教會,主日學老師說「人類一定不是猴子變的,因為如果這樣看,和人基因最接近的是老鼠。」某個方面來說他說對了,人和果蠅的基因也沒有差太多。 12歲母親和我坐在一間客廳改裝的教會,台上牧師在講道:神創造我們就是為了敬拜他。我在台下問母親:「媽,如果上帝那麼偉大,他為什麼要我們敬拜他?」母親不知道說什麼,瞪我一眼說:「上帝是最偉大的。」

13歲我一個人在房間裡跪著禱告突然感覺神同在。 15歲我問帶團契的年輕牧師:「遇見困難有人說是撒旦的誘惑,有人說是上帝的考驗,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是什麼?」他尷尬地回答:「所以我們要禱告。」

24 歲,我再也受不了任何人說:「我相信神想要你如何如何...... 。」你又不是神,你怎麼知道? 26歲,聽見有人這樣解釋「從古至今大家都讀一本聖經,所以它一定是真實的」這麼說佛經可蘭經道德經又如何?頓覺荒謬,索然無味。 27歲,女牧師最喜歡的句子是:「神所說的,一句不可收回。」我在台上做現場口譯,主題是為什麼人要去教會,用的是使徒行傳2章42節:“都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彼此交接、擘餅、祈禱。”我一邊翻譯,一邊遲疑為什麼沒人提過44、45節“信的人都在一處、凡物公用。並且賣了田產家業、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給各人。”沒人實行共產主義的原型,但堅持”聚在一起“。

我決定除了負責口譯的禮拜,搞清楚狀況前不去教會。從10歲到現在﹐從聖經和教會學了很多,它讓我從小就思考一些很本質的事情:成功是什麼、慈善是什麼、信心是什麼、背叛是什麼、原諒和遺棄是什麼、愛是什麼。本質還在,但現在我開始考慮形式。

與懷疑或虔誠都無關,如果放棄思考,一切以信之跳躍(Leap of Faith)解釋,這只不過是思想法西斯。一邊翻譯一邊沉痛地感覺這麼多年來,我身邊這些以神學為職業,該仔細閱讀、思考和解釋的人究竟有沒有專業。

人很有限﹐但有限也有有限的層次。細究和追求層次而不是直接跳過,憑靠激素和想像胡亂陷入,甚至為毫不存在的差異分隔你我,為世界帶來更大災害,恐怕才是重要的。因為眾多人生所構成的這個世界,不只是一部不需費心思考的巨型娛樂動作片- 就算兩者往往一樣荒謬,或一樣無論如何都能繼續演下去。

2 則留言:

拳師 提到...

願聞其詳。一直以爲宗教是超乎理智、不能分析的。信與不信正如儒家的善惡,是二分法的極致、一方不能説服另一方。

自己不信教,加上見多了“假好的法律賽人”,對這個集團裏的人嘴裏和行爲上信仰的一致性向來抱著懷疑。只是這兩天在NPR聼了兩個宗教專題,主人翁說的極好。Desmond Tutu說“在上帝面前我學會閉嘴,像靜靜坐在爐火邊,你就能感受他的溫暖”。還有一個Rabbi(忘了名字)說:“上帝知道他的極限,他也知道上帝的極限,但我們倆如同好朋友,互相關心”。

Renai 提到...

這兩種說法都很好。我一向認為既然有神﹐許多事都省得講了。祂自然會知道﹐祂自然會做好﹐我要是去思考祂的事徒然引他發笑而已。更不要說那些認為自己知道神在想什麼的人了。

Karen Armstrong 是比較宗教學者﹐我讀的這本是“聖經的傳記”﹐聖經是怎麼寫成的﹐過去是怎麼使用的﹐是在怎樣的歷史背景下被怎麼使用的﹐為什麼會變成今天這樣的... 所以解釋的不是“宗教”﹐分析的是背景﹐和信不信無關。宗教即哲學﹐了解是很有趣的﹐要鬥就無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