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06

冷天裡的熱普亭

在波爾多的三個晚上不知道是紅酒太熱還是我開始認床 (或是床旁邊的陳均逢)﹐總在 12點 Natalie 呼呼入睡以後﹐我懷著一肚子剛剛吞下的紅酒起司就是無法睡著﹐怎麼左轉、右轉、數牛、數羊 (只差沒起來數錢) 趴還是躺﹐還是會在數十分鐘後發現全身神經都很清醒。只好偷偷打開電視﹐把聲音調到最小﹐繼續看旅館的 CNN。

第一天晚上正好有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在佛羅里達的辯論﹐CNN 和 Youtube 合作﹐所有問題都得用影片形式上傳到 Youtube﹐問題當然不離移民、同性婚姻合法化、伊拉克、邊境管制、死刑等等﹐不過既然是共和黨﹐當然做好心理建設一定會聽到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他說﹕我們在越南沒有輸﹐只是美國民眾不希望我們再打了。這好像聽到人家說﹕我女兒絕對不是嫁不出去﹐只是我們都好捨不得她。) 幸好有了 Youtube﹐雖然無法避免不可思議的回答﹐但至少問題都滿精彩的﹐例如這只有關槍支管制的片子。那夜 Mike Huckabee 算是回答的可圈可點﹐雖然八股是免不了了﹐但至少位置清楚﹐不加入惡鬥﹐時不時的幽默感還幾乎跟英國政治家有得拼。至於槍支管制﹐候選人當然可以說這是 American ways of Life﹐well, I'm sure shooting in public is a way too.

久違的 CNN 還是沒什麼大變﹐一樣的美國風情﹐一樣的節奏多過內容。連續看了三天的預告﹐還是沒看到 Christian Amanpour 做的 "Czar Putin" (能說 CNN 果然是專業新聞熱炒﹐下的標題都令人聽到就熱血沸騰麼﹖) 於是還是回來在 Youtube 上看。沒想到15分鐘打一次的的廣告跑了三天﹐整部片也不過14分鐘﹐plot 極其簡單﹕前半部說 Putin 之下俄國富起來﹐後半部說不過貪污仍然嚴重﹐記者和前KGB探員在倫敦被殺﹐民主自由堪虞。但老實說﹐每次聽到人說”民主“兩個字都難免皮肉痛﹐好像是最終指導原則一樣。我本人是不認為﹐至少不是美國的這種民主。

說政治﹐躲不過無聊的符號互擲﹐那就視覺文化的角度來說好了。倒不是我確認莫斯科自由平等﹐國泰民安﹐或是我生性熱愛鐵人性格﹐認為俄國民眾熱愛他不是沒有理由﹐但今年夏天的新聞照 "Putin in the Wild: Fishing with Prince Albert II" (為求方便﹐我把檔名縮成 "Putin: Wild") 的確讓大家的冬天都溫暖許多﹐無論是隔著太平洋努力拼論文的女博士生﹐還是在家等老公歸來的少婦﹔冷天﹐我們都煮熱普亭。普亭夏日的最激上演﹐瞬間改變男性政治家只能溫文爾雅的姿態﹐只見大家忙不迭東施效顰、寬衣解帶﹐想做文化研究的博士不妨仔細觀察這次剛出爐的 Visual discourse﹐總能大書特書。不過要是真想寒中送暖﹐羅馬不是一日造成的﹐普亭也不是﹐一般政治人物請緩輕解羅衫吧。

4 則留言:

OX 提到...

孤身慾女名單再加我一名,果然還是優質熟男美味啊..(口水流~)

Duke Bluebeard 提到...

我說生張熟李你這叫反高潮,普亭露點看著還順眼畢竟幾十歲人了維持這樣身段也算難得, Sarkozy?就真的整組害了了了,饒了我吧。
檯面人物有幾個真有charisma呀。

Duke Bluebeard 提到...

還有啊,我可以在我的格上加上你這篇連結嗎?實在太養眼了,一堆慾女怨男等著瞧。
不管,先斬後奏了。
怎麼我就那麼快成了桃紅柳營的門下走狗啊。

Renai 提到...

OX: 你那邊天冷﹐多多使用。(有沒頓時覺得房間一片光亮)

DB﹕人家Lubeck冷﹐您那廂台灣也冷﹖這樣過補小心流鼻血啊。

寫這麼多﹐不如一個“大普帖”
正是美女嬌娃不如壯男猛漢的年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