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11

從空少劈炮談腦內健康 Steven and our fragile PFC

左側這位陽光空少名叫 Steven Slater,是剛出爐的職場英雄:他在好心提醒乘客在飛機停定前不要提早拿取行李後,不但被她惡言相向﹐還被置物櫃掉下來的行李砸個正著。 Steven 二話不說,回身拿起麥克風,全機廣播:「對剛剛罵我操蛋的乘客,操你!老子做了28年,算是受夠了,再見!」隨即從冰箱拿了兩罐啤酒打開緊急逃生梯,二話不說,一溜而去

Steven 不久後在家裡被捕,其罪名最高要坐上七年牢獄。新聞一出,立即有人在 Facebook 上舉行連署,聲援他的“英雄舉動”。各式各樣的海報、標語、T恤隨即出現,夜間談話節目甚至還幫他寫了一首歌,歌名就叫:不爽就帶著啤酒跳。(不爽內容包括﹕無線滑鼠沒電、有人硬要告訴你無聊電視劇情、卡車沒油、老婆外遇、議員下流、蛋炒焦…… 之類之類。)

陽光 Steven 受到擁戴自然是有原因的,因為,承認吧,誰不想和奧客/老闆爆粗口、離開自己的爛工作、帶著兩罐啤酒、溜滑梯、開快車、回家和男朋友上床? 沒有這樣做﹐只是因為腦裡那片負責控制衝動的“剎車皮” Prefrontal Cortex PFC 阻止了我們。說真的,我想 Steven 能成為無產階級英雄,也是靠著上面摔下來的那卡行李,剎車皮受損,才能動作流暢地做完這一系列動作(想想之前提到的阿嘉吧)。

人腦是一塊像豆腐一樣脆弱的東西,平日包裹在我們的腦殼裡,任何形式的撞擊都有可能造成長遠的傷害。這塊長在人的前額處的剎車皮,自然也常常首當其衝,在車禍、摔傷,或不肖乘客打開置物櫃所掉下來的行李擊中等種種情況裡受傷,讓人性格大變。用腦掃描作心理輔導的專家發現,在情緒控制、投資方針這類事情上出問題的案例,許多都有過 PFC 受傷的經驗,牢中大部分的人都有剎車皮受損的問題。許多孩提時經歷暴力的人會對他人施暴,不只是有樣學樣,也是腦受損所帶來的後遺症。

至於 Steven 究竟是英雄還是社會隱憂呢?想想金融海嘯後拿了高額獎金到哪個度假海灘曬到全身古銅色的金融從業人員、每天消失的生物多樣性、破壞的自然生態、爆漲的稅金和房價、做賬加入歐盟的希臘、張牙舞爪的 _____ (各位可以自行填空)- 不用等到 PFC 撞壞,讓我們帶著啤酒,溜滑梯離開吧﹐HELL YEAH。


複習:聖雄甘地剎車皮 Prefrontal Cortex PFC

腦神經 + 愛情 四部曲:
真愛一定得獨一無二嗎
愛情這種腦內疾病
所謂的禽獸不如
吸引力是怎麼回事

2 則留言:

提到...

哈哈~ 今天才看到你寫的這篇~ 有意思!!!

匿名 提到...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