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4

Between Extremes

兩天內從北非飛回歐洲﹐又從歐洲飛回北美﹐摩洛哥帶回來的腸胃炎加上飛機上得來的感冒﹐到家時二話不說就病倒了。病裡昏昏沉沉地看著那幾箱千方百計帶回來的行李放在這個待了八年長大的家﹐只覺得怎麼也不真實。西西里和摩洛哥帶回來的照片成堆成堆地在電腦裡﹐一看前者就流口水﹐看後者又肚子疼。還想再去海邊吃個醋溜章魚﹐或是剛生剝開的海膽。或是坐著 Luca 的船邁阿密風雲一樣地出海﹐再以炸物塞麵包及生果 Gelato 作結...... 然而我在這裡。像個時空膠囊﹐山下千年﹐天上一切沒變。

過去幾年的事頓時像場夢﹐只是醒來身邊多了個人。再去鏡子前看看自己在北非晒黑的臉﹐和還在歐洲的朋友聊聊天﹐怎麼也覺得不太真實。於是我放棄了。拿起“撒哈拉的故事”﹐再慢慢爬回床上去。

1 則留言:

Chong 提到...

人間如夢,不要說過去幾年,過去幾天也像場夢!人生太多現實、太多苦難,所有開心、不愁生活的日子,都像夢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