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04

如此黑暗的快樂 - The Green Butchers (2003) Adam's Apples (2005)

兩部電影都是芬蘭導演 Anders Thomas Jensen 的作品﹐難得的黑色戲劇﹐連不應該好笑的地方都讓人發噱的那種﹔明明討論的話題都是黑的不能再黑的罪行﹐和芬蘭另一較為出名的拉斯馮提爾 Lars von Trier 有過而無不及 (自覺人生太過平凡﹐想挑戰一下善惡掙扎的讀者可以找他的片子出來享受)﹐只是 von Trier 拍的令人心寒的人性﹐全成了 Jensen 手下荒謬的笑點。


《綠色屠夫 / 只賣有機肉 / The Green Butchers / De grønne slagtere》

「你就算不嚐我的醃料﹐你至少聞聞看。」
「Svend﹐我每天抽二十支大麻﹐就連自己的頭髮燒起來也聞不到。」

在肉店工作的同事 Svend 和 Bjarne 終於受不了老闆的冷言冷語﹐決定自己投資開業。Svend 瘦弱多汗的體質從小被同學嘲笑﹐一帖“棒棒雞”秘方卻一炮而紅﹐讓他第一次享受到受歡迎的滋味﹐難以自拔﹔Bjarne 的父母和妻子死于同一場車禍﹐只有天生智障的雙胞胎弟弟存活下來﹐但成了得靠呼吸器維生的植物人﹐Bjarne 為了開店資金決定把呼吸器關掉﹐提取父母遺產﹐卻意外讓弟弟恢復正常。就在此刻﹐Svend 的秘方開始引起懷疑......

Mads MikkelsenNikolaj Lie Kaas分別演出 Svend 和 Bjarne。Nikolaj Lie Kaas 當年演的 Reconstruction (愛情拼圖 / 如墜愛情霧中) 曾經讓我想了一整年﹐電影拍的像夢一樣﹐劇情卻無比真實﹐選擇﹐結果﹐我們腦中創造建構的一切。兩個人同時出現做拍檔﹐簡直是芬蘭的咖哩辣椒﹐緯度高的無俚頭讓人邊笑邊發抖。

這兩人老在演反社會性人格、笨蛋流氓 ( Mads in Pusher)、嘻皮白痴 (Nikolaj in The Idiot) 只是證明丹麥型男遍地都是、唾手可得的程度 (不信可查閱當年到哥本哈根大受文化衝擊寫下的短日記)。也怪不得安徒生只有終身在小房間寫些陰暗童話的份了。

電影預告 / 英文全片

《 亞當的蘋果 / Adam's Apples / Adams æbler》

「我只剩下五六天生命﹐你們應該讓我好好睡午覺。

新納粹惡棍亞當出獄以後﹐分配到一間小教堂去做社區服務﹐對 Mads 扮演的牧師 Ivan 搞得莫名其妙。他不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對他人的悲慘充耳不聞﹐什麼壞事都以「這是魔鬼的試煉」一筆帶過。教堂裡還收留了一位曾經是網球國手的強姦犯﹐和一位只搶國際銀行的印度搶劫犯。

亞當對牧師的行事風格感到金剛摸不著腦袋﹐疑惑轉為憤怒讓他總是對 Ivan 暴力相向﹐總算在一次狠揍他後從醫生那裡知道 Ivan 的母親在他出生時難產而死﹐和父親同住直到父親被控孌童被帶走﹐從小被性侵的 Ivan 娶妻以後﹐妻子在生下殘障兒後自殺。

Ivan 為了接受這些殘酷事實﹐腦子裡長出一個“排球這麼大”的腦瘤﹐擋住了他對真實的理解﹐於是他只會想到事物光明的一面。一旦他意識到殘酷的真實﹐隨即有可能死在當下。再也受不了 Ivan 正面態度的亞當下定決心﹐要逼他面對現實......

Mads 在這部片再擔大樑﹐演的還是“完全無法理解他人”的主角﹐只是專注的方面不同。心理學家 Paul Bloom 對男人右腦較不發達、無法全盤思考﹐較擅長深入研究的天生差異說過「身為男人其實就是某種程度的自閉症」﹐Mads 算把這特性發揮到極致了。

電影預告 / 英文全片

這兩片之後 Anders Thomas Jensen 還寫了不少劇本﹐但沒有再導過戲﹐和 Mads Mikkelsen 一樣到了好萊塢也救不了好萊塢﹐昨日看大片 Clash of the Titans (超世紀封神榜 / 諸神之戰) 真實地意識到美國左派幹嘛一定得如此諷刺﹐如果不嘲諷面對這麼多無聊實在活不下來。但諷刺仍不是幽默﹔幽默是為了事情本身的荒謬感到有趣﹐諷刺是指出事情多愚蠢然後哼哼哼。別說 Mads 救不了 Clash of the Titans﹐再來兩個宙斯、聖母和王母娘娘都救不了沒幽默感的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