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7

動腦起焦慮﹐動情傷身體

可惜對資訊焦慮患者來說﹐無聊更催命。上禮拜六到昨日的片單是這樣的﹕Funny People﹐葉問﹐Inglorious Basterd﹐Paper Heart﹐The Silence of Lorna, Two Lovers, A Single Man。比上個禮拜的片子來得要嚴肅的多﹐尤其後面三片﹐都算是以愛情故事為主軸﹐但討論的方式和運鏡都是重量級﹐一拳過來動輒斃命﹐或是四五顆星一起從外太空掉下來在地面砸出一片大坑那種。

這樣一天接一天看下來﹐看到禮拜五晚上從 A Single Man 的劇院出來整個啞了﹐一聲不響的回家上床睡覺。像在心裡挖一個深深的井﹐沿途挖出各式各樣的垃圾﹐化石﹐骨骸﹐也有石油﹐鑽石﹐天然氣種種。百般滋味﹐想寫些什麼﹐又覺心有餘而力不足﹐只能小做總結。

The Silence of Lorna
(Le Silence de Lorna) 是比利時達恩 Darenne 兄弟去年的新作品。達恩和瑞典導演 Lukas Moodysson 一樣﹐拍出來的電影都是不想死不要錢的那種。影片剛開始只知道女主角個性很硬﹐什麼也看不出來﹐毫無高潮地慢慢發展一個多小時以後才慢慢了解複雜的人物關係﹐就有比恐怖片還恐怖的現實像推土機一樣壓過來。不禁想一個身體裡能藏有多少壓力。看完很久以後還會覺得世界有什麼地方傾斜了。

偶然看到誰寫到這部根本沒聽說過就下檔的電影。還抱著某種看愛情片的溫柔希望去看﹐Two Lovers 的顏色是灰綠色的﹐Joaquin Phoenix 在影片一開始就跳河﹐被救起來以後也維持著陰鬱的情緒﹐在這時遇上了兩個女人。先是遇見父母朋友美麗乖巧的女兒﹐後面是正在做別人情婦的 Gwyneth Paltrow﹐不可自拔地愛上了後者﹐她卻只將他看做朋友。戲裡誰也得不到誰完整的愛﹐左右顧盼地守候和追求。直到他似乎真的終於要獲得他想摘的那顆星了﹐兩人相約去三藩市﹐她卻在最後一刻得到她想要的﹐頭也不回的去了。他再度從雲端掉落。要能死就好了﹐卻還不能死﹐還得故做幸福的活著﹐一點微笑和希望也不給你的電影。戲結束了﹐他沒走進海裡﹐觀眾卻像在波浪下。

設計師 Tom Ford 的第一部片也從水底開始。男主角醒在親密愛人死去的真實﹐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慢慢的過人生的最後一天。A Single Man 像一件剪裁完美的西裝﹐沒有絲毫多餘和做作﹐哀而不怨﹐悲而不傷﹐性感而品味高尚﹐一切恰到好處。畫面﹐音樂﹐場景﹐服裝就更不用說了。演員個個都像大理石做好再吹進人氣活起來的。每個永恆的瞬間。怎樣的生命才值得活著﹐人間能給我們什麼來克服悲傷﹖

3 則留言:

拳師 提到...

生命本身就值得活着。另一頭終究得去,去了很有可能再囘不來,為什麽不搶着活着,這才幾年呀?

拳師 提到...

忘了說,悲傷極可能不需要克服,那是Self-indulgent的一部分。對我而言。

Renai 提到...

没错。还有感觉就值得庆祝。不管是开心还是割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