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05

譯譯譯 Eee

安祖小的時候和爸媽睡同一個房間,
半夜起來看到他們在地毯上做愛。
他們在地毯而不是床上做愛。
有次安祖的爸媽在餐廳吵架。
那時安祖大概七八歲。
他媽為了他爸把病傳染給她而生氣,安祖是這樣理解的。
安祖以為是愛滋病。他哭了。
他要他媽告訴他究竟是怎麼回事因為他以為她要死了。

1
我向第13位寫信來預購的讀者坦誠﹐向劉霽坦誠 - 我幾乎三個月沒碰譯稿了 - 那是整個夏天。

2
一切都在蠢蠢欲動。綠的綠﹐藍的藍﹐顏色飽滿的像童話世界。這是夏天。

家裡﹐公司﹐有許多人﹐許多聲音。有人需要我坐飛機﹐有人需要我坐火車﹐有人需要我坐公車。我只需要躺著。他們都需要我微笑、愉快、態度合宜。不然就是我的失職。「你態度有問題﹐」他們說。「你令我們傷心。」

3
家裡﹐公司﹐家裡﹐公司。家庭要求家庭倫理。公司要求工作倫理。家庭倫理是父慈母孝﹐工作倫理是積極投入。只有通勤電車不向你要求任何東西 - 你掏錢﹐它抵達。通勤電車不要求你忍受非邏輯問答﹐或要你閉上你的鳥嘴。通勤電車不要求你學習樂觀﹐故作愉快。通勤電車不刻意溝通、不發佈命令、不出聲索討、不佯裝理解。你不會對通勤電車感到歉意﹐為無法令它滿意、驕傲、快樂、平靜而感到歉意。

4
喜劇巨星。喜劇巨星都需要酗酒。喜劇巨星和童話世界屬於平行﹐中間充滿許多垂直的關聯﹐但還是平行。童話世界裡沒有水溝、柏油路、24小時跟在狗後面撿大便的富有人士 - 正好是喜劇巨星離不開的三件事。

荒謬也有荒謬的質地﹐荒謬讓一切得以進行下去。若沒有荒謬你如何解釋終日的平庸和惡意。

5
那次母親叫我到床前告訴我她要到另一個世界去。要我做好孩子云云。她哭了。我也真誠的哭了。然後她叫我回自己房間去。我回到自己床上抱著不知什麼想法睡去。我在客廳遙遠的電視聲醒來。父親摟著雙眼紅腫但顯然已原諒她的母親對我笑。他問我有沒有哭。他問我哭什麼。

「你真的以為媽要死了嗎哈哈哈哈哈。」

那天是雙十國慶﹐電視上彩色紙片漫天亂飛。她知道隔天是假期大演特演。我為昨日真誠的眼淚感到羞恥。國、家、普天同慶。我八九十歲。我不知所以。

6
你感到歉意。你對無法真誠感到歉意﹐對無法假裝真誠感到歉意﹐為無法表達歉意感到歉意﹐為無法感到歉意感到歉意。無論如何你永遠感到歉意。最好的方式是躲起來﹐靠想像力掩護你。

7
他感覺到自己要開始想瑟拉了。他繼續走著想著未來。未來。他腦中有些正在發生的模糊的景象,或不在發生的,似乎未來已經存在,讓他可以回家,躺在床上,然後想,像回憶一樣;像未來已經過去。


前情提要  /  預購 Eeeee Eee Eeee

2 則留言:

Annabel 提到...

很喜歡看你的部落格呢!
看到2和3真是心有戚戚焉...。

Renai 提到...

真是字字血淚。請常來坐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