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10

為什麼越愛越爛﹖

我把刀給你們
你們這些殺害我的人
像花藏好它的刺
因為 我愛過
芳香的時間
矮人 矮人 一隊隊轉彎的隊伍

侏儒的心
因為我在河岸上勞動
白楊樹一直響到盡頭

再刻一些花紋 再刻一些花紋
一直等

兇手

把鮮豔的死亡帶來。   - 顧城

愛情的狂喜,愛情的快樂是絕妙的。我知道,因為我曾經在那裡。就算為此死去也毫不足惜。那就像每個神經科學的學生都知道的,當白老鼠按下按鈕就會得到快感,它會不停按下按鈕、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直到死亡。能夠全心全意去愛一個人,是最自然也最頂級的快樂。愛情的原慾恐怖的地方是﹐求不得的愛情﹐我們的腦反應不是理性地祝福對方﹐而是讓我們更不可自拔﹐極至瘋狂。

求不得的愛情﹐是最刺激的春藥和毒藥﹐激烈的痛苦和快樂交替﹐直至你像戒毒一樣逼自己放棄、忘記。你的大腦是一部回路機器﹐仔細刻劃你每次的想法。你越去想﹐越不能自拔 (再刻一些花紋/再刻一些花纹/一直等)。直到你 不 想 - 開始找新的刺激﹐往別的地方去﹐積極製造回路。但除了躲在深處虎視眈眈的癮﹐還有其他後遺症。

終於你稍感平衡﹐但是變得戒慎恐懼。愛情傷痛不但改變反饋迴路,在下一次愛情來臨時無法感受到一樣的刺激,也會令我們因為恐懼,讓負責算計得失、警惕我們即將吃虧的前島腦 (anterior insula) 變得敏感﹐在靠近任何可能危險時不理性地作出反應﹐讓你感覺隨時可能遭受攻擊﹐變得越來越難相處﹕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我沒有。」「你有。」「我真的沒有。」「你一定有。不然你的眉毛就不會這樣挑一下。」「什麼﹖」

一個人看不看得起你﹐不但跟他/她的眉毛沒關係﹐而且也跟你沒關係。重點是他//她不會因為你瘋狂上去挑釁就看得起你﹐得到的絕對只是反效果。但你的前島腦不管這些﹐它對你說「他/她怎麼可以這樣」﹕於是你無理取鬧、你追著打、你拿刀殺、你緊咬不放﹐直到他/她疲倦地承認長出五官是他/她的錯。到那個時候﹐你的夢想也成真了﹕他/她真的開始看不起你了。

他手上其實沒有刀﹐是你把刀交給他﹔他也沒有想殺你﹐是你在屠殺自己。於是你越來越害怕﹐越來越無法理性﹐過去的失誤讓你在重要關頭做出錯誤選擇﹐該放縱的時候無法放縱﹐該觀察的時候你選擇逃避﹐於是總是遇到你最害怕的結局。如果你懷疑他不愛你、不看重你﹐你更不應該逼迫他﹐除非你希望早死早超生﹐早點下定決心改變腦回路。

齊克果說﹕我們不選擇愛因為我們害怕被欺騙﹐但害怕本身就在欺騙我們 - 它將真心的可能完全奪走﹐讓我們放棄相信﹐放棄愛的可能。愛情讓我們不理性﹐恐懼讓我們更不理性﹐只有純粹理性 - 煞車皮 - 可以阻擋兩者。理性讓我們保持冷靜、維持客觀、公平。擁有愛人和被愛的能力,都不是想像的這麼簡單。若你愛的人不愛你,你仍然要感激他能夠觸動你、刺激你。祝福他也能像你一樣受到這樣大的刺激。

但是在愛中的我們怎能想到這些呢﹖我們不過像實驗室瘋狂的白老鼠﹐不停按下快感或恐懼的按鈕﹐把油門踩到最底﹐不管前方是幸福還是痛苦。

5 則留言:

Woman n 提到...

"幫我把刀剪起來"我說

我以為自己不會再對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感到驚奇了

但每一次和妳的巧遇都讓我雀躍的感到
活著確實有種不可言說的力量

就是走著就停著就遇著
又走了

妳好像活在我的秘密裡
我常常想到妳
我喜歡妳
又害怕妳
又不想攤開妳

呵但妳翻譯的書我ㄧ定會看啦

Renai 提到...

能被喜歡著﹐害怕著﹐包裹著真是太美妙。

waterine 提到...

呀!這篇說痛了我的腦神經...
像 不知道丟了甚麼東西在我的化學反應裡然後不小心爆炸

關於妳的翻譯啊
如果住台灣也可以預購嗎?

Renai 提到...

很高興還能給大家一點刺激…… 可以啊,因為會在台灣印刷出版。

拳師 提到...

在校門口散發自己的照片和詩,在紐西蘭定居,前屋主正拆房,“你們不知道,世界就要毀滅了嗎?”

喜歡的人事都是自己做不到的,我想這是真的。